飒与先生解睡袍

屯文。
爱好:脑洞,杂食。
主食:X战警EC、狼队;星际迷航:SK/KS/Chulu;漫威:盾冬,锤基,贾尼;神探夏洛克:HW;POI:RF夕阳红、肖根……(更多待补充)脑洞可绕地球7圈。

顺便给你们安利Fassavoy翻译组哟!

【Hank/Conner】资产接管

(汉克康纳日常向)


汉克是个很迟钝的家伙,他总是忘记关心拍档在下班时间呆在哪里。毕竟康纳总是西装革履,看上去就像传统意义上热爱工作的精英,忠于破案的目标还老惹恼自己,所以他总是忘掉对方只是一个没有任何社会财产的仿生人。

直到警局的人力资源处发来一封通知邮件,通知他警局决定从模拟生命公司彻底接管RK800,需要有人做资产签收,他才反应过来之前康纳并不总是在办工位上加班,他只是无处可去,然而又不想杵在警用仿生人的休息仓里。

机器人觉醒事件发生后,模拟生命公司为产品异常付出了天价赔款,加上部分律师适时提起反垄断法,这家红极一时的科技公司不得不进入资产重组阶段,甚至被拆分成多个公司。政客们的迂回策略明显却奏效,他们表面上接受了和平共处的提议,然而很快用合法的途径拆分了这些仿生人的出生地,市面上将不再自由流通任何维修零件、“蓝血”或任何维修服务,只有仍“正常工作”的仿生人才能获得人类的保护,既不惹恼同情仿生人的人类,也绕过了仿生人和平抗争的逻辑,人类只需要再耗173年,当这批抗争的自由仿生人的原子电池消耗殆尽,这个故事章节就彻底结束了。

当然弗勒队长没想这么多,他只知道副队长最近终于肯好好上班干活的原因是什么;趁着模拟生命整合资产的混乱时机,一张报告就把RK800机型彻底买断,当然这会买还挺便宜的。不过维护是一个问题,弗勒想起那本小说那么厚的档案,心想绝不能便宜了那个曾经给自己找事的老混蛋,把康纳一笔划给汉克管理,当然维护经费也得从汉克的办案经费里掏。

汉克本以为这就是个走流程的事情,没想到午餐的时候手机在口袋里疯狂地响了起来。该死肯定是康纳给他塞进去的,那家伙最近越来越胆肥了。

于是他不得不掏出手机查看,几十封邮件疯狂涌入他的信箱,而且还和案件无关。比如说,RK800-50的5869J号生物组件损耗严重的更换提示。更戳心的是提示邮件里会附带相关事故说明和维修建议,底下还有贴心(红色大字)的警告倒计时,提醒管理者这玩意再不修后果很严重。

然后汉克看了几眼,假如康纳是位人类,他那些组件毛病多多少少和自己跑不脱干系。

他只好匆匆吃完汉堡赶回办公室(本来他还想去酒吧喝上一杯,就一杯!),拽着不明所以的拍档往局里的维修处走,该死的是康纳还不领情地问东问西,汉克虽然有点想揍仿生人,但一想这一拳揍下去等会买单的还是自己,只能放弃。

从模拟生命公司跳槽到警局的维修工程师面带微笑地接待了他们,汉克看到康纳和工程师黏糊地拥抱的那下不由得皱了皱鼻子,大脑开始神游回忆自己小时候的手工水平有多好,因此没有看见维修工程师越来越黑的脸色。

“安德森副队长。”

“安德森副队长。”

手指上沾了点蓝色的维修工程师像医生一样举着戴着乳胶手套的双手在工作台后面喊了几声才把他的注意力拉回来。

“有几个组件,虽然它们还能支撑一段时间,但我觉得现在更换更好。”

“那就换。”

“请你在你手边的平板上签字。”工程师点点头,看到汉克见到账单后变幻莫测的脸色时心里还有点暗爽,“顺便说一下,康纳似乎有段时间没有做维护了。”

“我在10天前接到公司通知,因为公司资产重组,先前管理我的部门被撤销了,新的报道通知到来前底特律警局接收了我。”康纳倒是很快替汉克解围,“很高兴再次见到你,由你为我处理维修事宜让我很安心。”

“那可不小甜心,公司那帮傻逼能干点什么?”工程师接过机械臂递来的组件在康纳身上捣鼓了一阵子,“好了,你可以起来了,运行检测程序。”

“那个塑料脑袋是淋雨生锈了吗?”汉克踱到闭眼检测的康纳面前上下仔细看了几眼,“他也没有提过这些毛病。”

“仿生人没有痛觉,所以他们在这方面有点迟钝,但如果他的机械皮肤层受到了损伤,不让他进水是更好的选择,不是说他们会立刻发生故障,只是组件的使用寿命就会下降。”

“哦。”汉克点点头,“所以说仿生人也是挺脆弱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没有人类抗揍。”


临近下班的时候汉克才真正意识到签收了这份“资产”并不仅仅是一个流程问题。康纳提出要从案发现场回警局完成案头工作,汉克则挂念着相扑的“问题”还没有解决,他们再次发生了搭档之间的合理冲突。

“那些文书工作可以明天再说。”人类说。

“我不需要休息时间,副队长。如果不抓紧时间完成这些工作,弗勒队长又会让我们进去办公室受训。虽然他主要的责骂对象是你。”仿生人说。

“你的大脑就不能随便联网什么的,在脑子里写写,就完事了。”汉克仗着自己级别高,从康纳背后伸手半拉半拽着他走向私家车,“相扑得遛了,我希望那小子下午喝了足够多的水。”

“我不明白这其中有什么关联?”康纳还是顺从地接受了汉克的意见,但是在进入底特律警局版本的汇报模式(冥想)前,他提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遛狗的活就交给你了,你会懂的。”

话虽这么说,汉克在一人一狗出门后几分钟就后悔了,因为他一想到康纳在案发现场什么都敢往嘴里放的举动,内心就产生了不知名的恐惧。他只好放弃自己尝试煮面的行动,并决定在遛狗回来的路上买点炒饭吃。

过去从不主动找康纳联系的汉克在关键时刻发现自己没有联系康纳的手段,以前都是康纳先接受到案件通告后人肉搜寻自己,然而这活轮到一个人类身上就有点疲惫,汉克在附近两个街区转了一圈,没有看到一点影子。

走到大使桥边的时候,他听见了相扑的吠声。

“嘘嘘,冷静点。相扑,冷静点,我敢肯定那个生物不在你的食用范围。”康纳应该是使出了很大的力气才没有被相扑拽着狂奔,但是他现在的姿势也很尴尬,踉跄着扯着牵引绳向前走。

相扑似乎知道康纳很好欺负,下定决心要往不远处的泰迪犬身上扑。

“小子,又想干吗?”汉克在十几米开外的地方喝止了相扑的动作,相扑立刻原地坐下呼呼地喘气,浑圆的身体随之发出细微的抖动。

由此让人感到违和的是康纳那平整的胸脯,要是那里能上下起伏也许能让人感觉更有安全感。

“副队长。”康纳脑袋边上的led灯终于停止了黄色闪烁状态,“很高兴见到你。”

“遛得可够远。”汉克先是蹲下搓了一把相扑的狗头,然后从康纳手里拿走了绳子,虽然这会他有点想揉一揉康纳的头毛,但他没这么做。

“相扑在决定去哪里的时候很有主见。”康纳身上关于适应人类情感的模块运转良好,用委婉的话表达了一个仿生人的抱怨。

“它刚刚尿了吗?”汉克没有对康纳刚刚的抱怨作出回应,得到肯定答复后,他牵着狗远离了在不远处转悠的泰迪犬,又将绳子交还给跟在身后的康纳。

“做饭和遛狗,挑一个。”

“我不明白。”优秀的RK800型仿生人作出困惑的表情,这句话没有前后语境,他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

“作为房租、电费……什么都好,你需要付出劳动,就好像你在警局工作就可以获得无条件的维护和自由行动的权利,在我的屋子里自由活动,你也需要付出劳动。”

“我猜应该没有别的选项了?”康纳点点头,不过从汉克的眼光来看,康纳并没有了解其中更深层的含义。不然这小子的表情不应该这么镇定。

“两个都选太困难,时间上来不及。”汉克摆出双手交叉抱胸的姿势,稍稍落在康纳身后一步,这件事他想让康纳自己选,不过这种防御性的姿态暴露了他有不想听的答案。

还好康纳比较争气,他没怎么犹豫,led灯甚至没有闪黄色信号,“那我选择遛狗,我不是家政型机器人,然而我的大脑里存储了三千七百页的警犬培训材料,今晚就可以完成阅读。”

汉克在心底里发出响亮的“啧”声,他还是有点期待不用自己做饭的日子,但把厨房交给康纳,似乎比俄罗斯转盘游戏更刺激,“很好,一会我去找人给你配把钥匙,相扑和你之间的问题你们自己解决。”

相扑听到对话里涉及自己的名字,应景地跟着“汪”了一声。


弗勒听取汉克的总结汇报时有点走神,今天康纳没在办公室里,少了那位永远西装革履、把自己弄得妥妥帖帖的仿生人做对比,使得安德森副队长的变化显示尤为清晰——胡子修整过,衣服虽然还是邋遢中带着点骚包的气息,也比以往干净很多,更重要的是,所有案件的文案工作完成得非常及时和完美——十多年前那个前途无量的安德森似乎又回来了。

“挺好的,你搭档呢?”弗勒问道。

“一个小案件的现场。”汉克脸上浮现出一点类似家长骄傲的表情,“我在尝试让他单独应付一些小案子。”

“最近没看见他在警局呆着,你把他带回家了?有什么额外的经费需要吗?合理的话可以打报告。”弗勒作为一位好上司,从不让下属有额外的经济负担。

“还好,除了我不能让他搭便车的时候他只能坐出租。”

“出租车费我可不会批的。”

“我自己掏。”汉克知道弗勒肯定会这么回答,他已经在康纳的支付账户里充了不少钱,可惜仿生人还没学会人类那套答谢社交手段。

“我猜你们相处得还行。”弗勒露出了一种“我知道就会这样”的神情,“你是唯一的资产接管人,继续好好做。”

“我会的。”


汉克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康纳也刚好走进办公大厅,手上拿着一个印着Q版宠物头像的购物袋。

“那起案子的证据已经送入证据室。”

“这是什么?”

两个人同时开口。

“我给相扑买了一个新的狗绳,配合我的训练计划。”康纳侧了侧头,人类一般都无法抵御这种类似“卖萌”的动作,并把袋子交给汉克,“至于刚刚的案子,证据链很充分,可以结案了。”

“做的不错。”汉克拿起袋子看了一眼,那个绳子他之前也看过,没买。天杀的模拟生命,财大气粗的公司教出来的仿生人也是财大气粗的。

不过这是康纳第一次主动购买商品,汉克觉得这个时刻的重要意义仅次于听到柯尔第一次喊他爸爸的时刻。不止是康纳终于产生了除了破案以外的主动行为,这也代表了了他能开始处理往后生活中种种大大小小的抉择,是更高层次的觉醒,用人类的话来说,可以称为“成长”。

汉克确认了一下车钥匙在兜里,又看了一眼那个看着就很贵的购物袋,莫名的愉悦感包围了他,就像是终于从冰面下破冰而出,在沙漠里找到一片浩瀚无边的绿洲,从一年前开始紧张兮兮的状态一下子就消失了。

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签署过一张接管康纳的文书,那意味他可以为康纳提供庇护之所,争取合法的权益,教导他继续自由地存活。也许康纳也接管了他的一团糟的生活,但他们现在都走上了一片光明的未来。

“今天可以收工了,回家吧。”汉克如是说。


END


献给@流浪的吟游诗人  迟来的贺文(1/2)

以及先前在lof上发过前面的片段,有人说想看后续,所以我就新开了一篇占tag了,抱歉。旧地址:http://oberserver.lofter.com/post/1d26fc73_ee854cbb


评论(3)

热度(91)